新冠病毒起源:被人类端上餐桌的病毒…抖音仍

  截至 1 月 24 日 14:22,全国共确诊了 883 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疫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让人无比痛心。

  某些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对野味的痴迷和贪婪,酿下了如此大的恶果,让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人类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目前还没有看到恶果的下限。

  不知道那些爱吃、经营、捕捉野味的人,此时此刻有没有受到触动,良心会不会痛,心灵会不会忏悔?

  来 源丨丁香医生(DingXiangYiSheng;樱大力、自燃月、Mei)、央视新闻( cctvnewscenter)、央视财经、21世纪经济报道(jjbd21;陶力、实习生 孔泽思)等

  1 月 20 日,钟南山院士表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来源很大可能是野生动物。

  1 月 23 日,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央视新闻采访中表示,病毒来源就是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的野生动物。

  高福表示,病毒不光在感染的人体内看到了,在华南海鲜市场非法销售野生动物的这些摊位也分离到了病毒。

  受到这一消息影响,包括淘宝、闲鱼等在内的电商平台,紧急下架了相关的商品交易。在短视频平台和吃播兴起之后,网络主播也开始对食用野味的进行传播,助长了食用野生动物的风气。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屏蔽了果子狸、獾、竹鼠等关健词。但是,在抖音上,仍然有博主发布蝙蝠吃播的视频。

  华南海鲜市场,华中地区最大的海鲜市场,也是疫情最早的发生地,距离汉口火车站仅仅只有 1 公里多。

  网传的一张市场「报价表」上,赫然标注着几十种野味,从十几块到几百块不等。

  菜单上面满满的都是孔雀、狐狸、刺猬等野味,连穿山甲这样的国家保护动物都赫然在列,甚至还有果子狸——2003 年引发 SARS 的传染源之一!

  武汉本地的一个网友在疫情发生后,愤然发布了一条华南海鲜市场贩卖野生动物的微博,并称「早就该管管了!」

  肮脏的铁笼、横流的污水、混杂的野生动物,这样恶劣的环境几乎是病毒的绝佳传播地。

  12 月 31 日,澎湃新闻去华南海鲜市场暗访。看到了市场内的一家店铺内堆满装了野味的笼子。

  12 月 31 日下午,华南海鲜市场一摊位店主大爷告诉红星新闻的记者,六街有几家卖野味的,有野鸡、蛇等很多品种,「你来晚了,(都)关门了。」

  武汉卫健委 1 月 11 日 发布的通告中,发现的 41 例患者,主要都是华南海鲜市场的批发市场经营、采购人员。第一例死亡的患者,也是常年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采购货物。

  2003 年,在全球造成 774 例死亡、8069 例感染的 SARS ,向国际社会展示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能力和致死性,可以通过飞沫传播的特性更让人谈之色变。

  人们对 SARS 进行溯源,找到了农贸市场中的果子狸(后被证实为中间宿主)。为防止 SARS 病毒进一步扩散,市场的万余只果子狸、獾、貉等被迅速捕杀。

  2012 年,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病毒性呼吸道疾病在沙特被发现,约有 35% 的病人已经死亡,致死率甚至超过了 SARS。

  目前的科学证据显示,单峰骆驼是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一大宿主,并被证明是 MERS 感染的一个动物来源。

  单峰骆驼正是许多游客都会体验的项目,而且驼肉、驼掌、驼峰也是野味餐桌上并不罕见的菜肴。

  2010~2015 年全球共报告了3248 例鼠疫,其中包括 584 例死亡。历史上,鼠疫是导致高死亡率的大流行病。14 世纪时它被称为「黑死病」,曾在欧洲造成约 5000 万人死亡。

  2019 年 11 月,「北京鼠疫」登上热搜,造成一时恐慌,原因可能是游客亲密接触了旱獭。

  而就在事发半年前,4 月的时候,蒙古国一对夫妇食用了未煮熟的土拨鼠内脏后死亡。

  病毒需要寄生在生命体上才能存活,也可以在不同的中间宿主中进行传播。而最重要的是,病毒在传播的过程中很容易发生变异。

  不管是 SARS 病毒还是流感病毒,变异使它们更容易感染人类,同时传播力和致病力也更强。

  就拿 17 年前的非典来说,大众一致认为果子狸是 SARS 病毒的来源,但其实,果子狸只是一个中间宿主,2017 年,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团队,成功证实蝙蝠才是 SARS 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

  目前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这次的冠状病毒和 SARS 冠状病毒相似度很高,很可能也是来源于蝙蝠,而真正的「元凶」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确定。

  病毒会随着宿主的死亡而消亡,也就是说,野生动物身上的病毒大多会「自生自灭」。

  比如:穿山甲擅长打洞,于是古人就脑洞大开,认定穿山甲有「打通」的效力。至今很多地方都流传着穿山甲有「催奶」、「大补」的功效,生完孩子一定要「煲穿山甲汤」喝……

  还有多人也会把吃野味当作「尝鲜」、「体验生活」,甚至还有人会觉得「物以稀为贵」,吃野味是身份的象征,是自己炫耀的资本。

  仅仅为了炫耀与猎奇,越来越多的野生动物成了食客们身份的象征,难逃被端上餐桌的厄运。

  殊不知,当你举起相机拍下面前的野味秀朋友圈的时候,眼前这一盘高价买到的「美味」,很有可能藏着致命病毒。

  近几年,竹鼠作为一种新型食品迅速兴起,据广西畜牧研究所不完全统计,湖南、广西、广东等南方11省每年消费竹鼠多达600万只。

  2018年起,“华农兄弟”在多家短视频平台走红,引发了网络主播拍摄吃竹鼠视频的热潮。因为“花样吃竹鼠”,他们不仅在快手、西瓜等短视频平台上粉丝众多,也给B站提供了无数素材。但是,在抖音和快手上,活物吃播可谓百无禁忌,包括活吃青蛙、活吃龙虾、活吃蜈蚣和蚯蚓等等。

  可以说,主播们追求进食的视觉冲击力和猎奇,以获取流量。在过去一年,网上最火的土味吃播,便符合了上述两个特点。

  1月23日晚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快手搜索果子狸、獾、竹鼠等关键词,均已显示无结果。在“吃蜗牛”词条中,前六条视频点赞量从3300到6万不等,评论量也从500余条到4000余条不等。个别视频中,主播为吸引眼球“俗招不断”,甚至佯装生吃蜗牛。

  同时,抖音也已经屏蔽了部分关键词,但记者仍然找到了部分食用野味的视频。在一段视频中,某男子熟练地处理着蝙蝠,旁边有几只去掉翅膀的蝙蝠躺在案板上,记者观看视频时感到阵阵恶心,头皮发麻。

  除了短视频助长了用户的猎奇心理之外,此前关于野生动物的交易在电商平台上也屡见不鲜。在疫情爆发后,各大平台火速下架。

  1月2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淘宝上搜索果子狸、黄麂子、肉獾、獐子等野生动物的名字,均已搜索不到结果。在搜索“穿山甲”时,搜索结果页面跳出“守护地球阿里在行动“的环保页面,页面显示,目前超3万受保护或禁售物种在阿里巴巴实现全平台禁售。

  一家注册地位于江苏常州的天猫店铺,23日白天仍销售鳄鱼、眼镜蛇、娃娃鱼、野鸡等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当记者23日晚10点再次查看时,该店铺的所有野味均已下架。

  在1月22日至23日,多家互联网平台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来的回应中称,将严格控制野味食品的销售。

  美团官方称,正在响应政府关于野味防控的相关措施,全面排查平台上的野味产品,下线相关商品和商户。

  饿了么表示,始终禁止销售野味餐品,已进一步升级核查,违规行为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面对新型肺炎疫情,已要求餐饮商家进一步提升卫生措施。

  此前,电商平台销售的野味商品,多为人工繁殖,一些商家持有《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经营许可证》及自己的营业执照。但是,也并非所有商家都有许可证。相关电商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选择全部下架是基于安全的考虑,也是为了加强平台的管理。

  尽管这一市场已经关停,各类线索显示,买卖野生动物的行为在武汉屡见不鲜。记者在微博上就发现,一个名为武汉放生护生会的民间组织,十年间一直不间断地从多家市场购买野生动物和其他动物用于放生。

  就在1月份,他们还从武汉白沙洲、大东门等其他市场购买野生动物,其中包括刺猬、狗獾、鸬鹚、灰鹤等。在目前病毒宿主尚未查明的情况下,购买接触如此大量野生动物隐患重重。

  其实不仅在武汉,不少地方都有很多不法分子进行盗捕、贩卖野味的生意,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一本万利,而且不愁销路。

  记者通过环保志愿者懿丹提供的线索了解到,微信名为“龙腾养殖珍禽服务和种植水产交易服务”的经营者,在疫情爆发后,仍在朋友圈大肆贩卖野生动物。在其朋友圈中可以看到这些字样:“连锁、团队、年收入近百万”等。图片里还有即将送上餐桌的被扒了皮的竹鼠,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从朋友圈可以发现,该经营者1月份仍在“加班加点”地进行果子狸、竹鼠等动物的加工屠宰工作,并准备发往广东、浙江、湖南等地。

  在朋友圈截图中,记者发现,该经营者的地址是广东江门,但是口音却是中部地区方言,有环保志愿者提供线索,他是湖北人,开的是全国加盟店,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内也有一家连锁分店。谁要做野味,就可加盟他的店,他不仅提供货源,还负责办证,办证收费2万元。

  而据环保志愿者秀杰提供的相关信息,在东北地区有些人的年货里,野味可是一份特殊的“礼物”,售卖野味成了一项暴利买卖。冬季大雪封山时节,是捕猎野生动物的高峰期,也是打击盗猎的紧迫期。在黑龙江地区的山林中,非法捕猎者的目标有野猪、鹿、狍子、野兔、野鸡等,在盗猎现场能看到包括套子、夹子等各类的捕猎工具。

  山东农业大学动物源人兽共患病研究中心教授柴同杰表示,从生态保护、生物多样性尤其是公共卫生的角度看,要禁止捕杀和食用野生动物。许多野生动物如果子狸、蝙蝠等可能携带多种病原如狂犬病病毒、尼帕病毒、冠状病毒等,导致如2003年SARS非典型肺炎的烈性传染病。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十五条规定:禁止以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为名买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第三十条规定:禁止生产、经营使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或者使用没有合法来源证明的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禁止为食用非法购买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第三十二条规定:禁止网络交易平台、商品交易市场等交易场所,为违法出售、购买、利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或者禁止使用的猎捕工具提供交易服务。

  在此提醒公众,应拒绝食用野生动物。对盗猎、售卖野生动物,包括对网络上展示捕杀野生动物的视频和销售行为,都应该及时进行举报。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近些年来世界各地出现的新发传染病越来越频繁,这些新发传染病都有一个特点,它们都和动物有关。研究人员做过统计,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动物。

  目前,野味的线下售卖渠道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1月21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下发《关于加强野生动物市场监管 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林草、农业农村和市场监管部门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和职责分工,突出饲养、繁育、运输、出售、购买等环节,加强检验检疫力度。

  对未经检疫合格的野生动物,一律严禁进入市场。突出农贸市场、超市、餐饮等重点场所以及网站,开展联合检查,加强隐患排查,严厉打击野生动物违法违规交易,涉嫌犯罪的,及时移送司法机关。

  事实上,无论是可食用还是不可食用的动物,在进入市场前都必须受到《动物防疫法》及其配套法规政策的约束。《动物检疫管理办法》第九条规定,合法捕获野生动物的,应当在捕获后3天内向捕获地县级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申报检疫。

  2020年1月23日,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官网显示,九三学社北京市委已向九三学社中央提交由4位专家联名提出《关于尽快修改完善立法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建议》,并上报至全国政协。2020年1月24日,另有14位院士及5位业内专家联名呼吁全面禁食野生动物。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鼠害课题组副研究员王大伟博士提醒,人类驯化、养殖野生动物有一系列严格的标准流程,要做标准的除虫、杀菌处理,在养殖过程中还有严格的消毒措施,上市前也有检验检疫程序。

  当前市场上的包括竹鼠在内的一些野生动物如果不能说明来源,或未经严格的养殖管理,或者未经严格检疫的话,建议大家尽量不要食用,尤其是在当下的传染性疾病高发时期。

  「尽管这么多年来 SARS 没有卷土重来,但在自然界,这种和SARS相近的病毒其实还是存在的。如果我们人类不提高警惕,那么下一次的病毒感染,可能是直接感染,也有可能会通过其他动物感染人类,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SARS 过后,广东省在 2004 年时发布了一条禁令,全面捕杀野生动物市场的果子狸,取缔野生动物交易,关闭野生动物市场。

  没过多久,人们就像从未见识过它的厉害一样,果子狸、蝙蝠等野味,纷纷重回食客的餐桌。忘性之大,让人错愕……

  目前,武汉华南野生动物批发市场已休市整治。但依旧有商家心存侥幸,「正月过后再来」。

  疫情发展到如此地步,让人无比痛心,某些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对野味的痴迷和贪婪,酿下了如此大的恶果,让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人类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目前还没有看到恶果的下限。不知道那些爱吃、经营、捕捉野味的人,此时此刻有没有受到触动,良心会不会痛,心灵会不会忏悔?

  病毒源头还在调查,专家表态一向严谨而保守,但这次专家很快把矛头指向了野味。比如钟南山院士说,目前,对于病毒的源头是什么动物,我们还不清楚。但通过初步的流行病学分析,通过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的可能性比较大,比如竹鼠、獾。其他专家也多次提及“野生动物”与“野味”。

  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野味价目表,在不明肺炎肆虐的背景下尤其刺眼。还记得17年前的非典,病毒源头也是“野味”,科学家从市场上的果子狸体内分离和检测到了和SARS病毒完全一样的病毒。

  对这一次让人们色变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有网民建议可以将其命名为“野味病毒肺炎”,以这种固化的标签让人类长记性,让那些不见棺材不掉泪的野味爱好者们有一点儿敬畏,也避免社会在好了伤疤之后迅速忘了疼。

  这是一个好建议。易于健忘的人们,确实需要这种如影随形的提醒。很多人一定还记得当年非典发生的时候,也形成过一波对滥杀滥吃野味的反思潮。当时的反思不可谓不深刻,行动不可谓不坚决,发了紧急通知,开展了执法行动,进行了联合检查。可那阵风过后,野味被禁住了吗?一些饕餮之徒的嘴被管住了吗?从这一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出现和蔓延来看,并没有。经历过17年前非典的钟南山院士痛心地说:武汉当地的海鲜市场,实际上交易的不只是海鲜,而是有相当多的“野味”。

  教训并没有被吸取,悲剧再次重演。一些地方,越是严禁,野味越不可得,就越抬高着野味的价格,刺激着一些人的胃口和占有欲。如果用“野味病毒肺炎”这样的名字命名此次疫情,去对抗这种可怕、可耻的健忘,就好像在香烟上印上“吸烟有害健康”和警示符号一样,是一种不断的提醒:不要忘了这场疫情危机,不要忘了冠状病毒之害。

  危机之下,必有重典。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下发紧急通知:加强野生动物市场监管,积极做好疫情防控。可想而知,这段时间肯定会依法严管严控,该抓的抓,该判的判,但过后呢?需要时时记住滥杀滥吃野味导致的我们正在经历的这场疫情,还有17年前那场非典疫情。这都警示我们,需要用常态化的制度去对抗行政权力的懈怠。

  用“野味病毒肺炎”来命名当下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网友的一个建议。当然,病毒有它科学的命名方式,不一定非要用这样的名字,但关键是人们要长记性。如果拒绝野味成为每一个人的认知常识和记忆符号,深深刻在人们心中,那将不仅是经历过不幸之后人们的万幸,也是各种野生动物之大幸。